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您好!今天是 立即登錄|馬上注冊
主頁 > 趣味樂園 > 童話 > 童話
新世紀的缪斯_童話故事
時間:2018-11-29 來源:網絡整理

  新世紀的缪斯①,我們的重孫,或許更遠一些的後代會認識她,我們卻不會。她何時顯現?她是個什麼樣子?她歌頌什麼?她将要撥動什麼樣的心靈之弦呢?她要把她的時代提到什麼樣的高度呢?

  這麼多的問題存在于我們這個忙碌的時代裡。在這個時代,詩差不多成了攔路石。在這個時代,人們清楚地知道,那些非常不朽的,當代的詩人所寫的東西,在未來或許隻不過是監獄牆上的炭寫文字,隻有個别有好奇心的人才會看到讀到的東西罷了。

  詩應當有所作為,至少應當參與黨派的鬥争。在這些鬥争中,流淌的或是血或是墨水。

  許多人說這是片面的說法。詩并沒有被我們時代忘卻。沒有,現在還有人在他們的“空閑的星期一②”想着詩。而且千真萬确,在他們相應的最神聖的部位感到這種精神上的怨氣的時候,他們便會派人去書店,花上整整四個銅闆把最受人推崇的詩集買來。有些人大約就止于欣賞那些人家贈送的,或者滿足于讀印在菜店的包裝袋上的那一點。這是便宜的,在我們這個忙碌的時代,是要好好考慮便宜這件事的。我們已有的東西,滿足了我們的需要,這就足夠了!未來的詩,如同未來的音樂,是堂吉诃德③式的;讨論它如同讨論去天王星探險一般。

  時光太短,太寶貴,不能用于幻想遊戲。什麼,若是我們真想認真地講一講,什麼是詩?感情和思想的響亮的渲洩,它隻不過是神經的振動和活動。所有的興高采烈、歡樂、痛苦,甚至于物質的追求,照那些學識淵博的人的說法,都是神經的振動。我們人人都一樣——是一把弦樂器。

  可是,是誰在彈撥這些弦呢?是誰讓它們振動、活動呢?精神,肉眼不見的神的精神,通過這些弦讓自己的活動、自己的聲音響起來。它得到别的弦的理解,于是便有了融彙和諧的音調及相互對立的強烈的不協調的聲音。過去是這樣,在自由良知時代偉大人類大踏步前進中也是這樣。

  每一百年,說每一千年也可以,各有自己的詩來表現偉大。誕生在這段時間結束的時刻,它闊步前進,昌盛于新的未來的時代。

  在我們忙碌、機器聲隆隆響的時代,她已經就這樣誕生了,她,新世紀的缪斯。我們向她緻以敬禮!她聽到了我們的敬語,或者,就像我們剛才說到的那樣,會在用炭寫的文字的中間讀到了它。

  她的搖籃時代的活動,開始于人類在北極探險活動中踩踏過的最遠的地點,跨到了人眼迄今能看到的極天“黑洞④”最深邃的地方。隆隆的機器聲,火車頭的笛哨聲,爆破山崖開采礦石的轟隆聲。陳舊的精神枷鎖,使我們聽到她的活動的聲音。

  她誕生在我們偉大時代的工廠中。那裡,蒸汽在發揮自己的巨大力量;那裡,無血師傅⑤和他的徒工夜以繼日地在操勞。

  她擁有婦女充滿了愛心的偉大,有維斯塔⑥的火焰一樣的純情,充滿了熱忱的火。她具有神智的光,這光有分色鏡下的全部色彩,這些色彩千百年來随着時代的喜愛而變化萬千。她的光彩和力量是幻想力的毛羽衣飾,由科學織成,“原始力”給它以活動的力量。

  她在父親方面,是人民之子。心和智都很健康,眼光嚴肅,言談極有風趣。母親是出身高貴受過學院教育的外國移民的女兒⑦,帶有洛可可⑧黃金時代的印迹。新世紀的缪斯在心靈在血統方面都繼承了這兩方。

  她的搖籃上,放置着許多美妙的受洗時送給她的禮物。大自然隐藏着的謎和答案像大量糖果堆在那裡。從鐘型潛水器裡散出許多許多大海深處帶來的“小擺設品”。緊蓋在她身上的搖籃小被是一張天體圖,圖上的天空就像是無邊無際的平靜的大海,數不清的天體就像是一個個島嶼,各自是一個世界。太陽為她繪畫;攝影為她拍出各式各樣的玩具。

  她的保姆為她唱流浪詩人艾汶⑨和菲爾杜斯⑩的詩歌,為她唱詠遊詩人的詩歌,唱海涅以真正詩情寫出的充滿童稚天真的詩歌。她的保姆給她講得很多,太多太多;她熟悉艾達⑾,老太曾祖母的母親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傳說,在這些傳說中,詛咒拍着血腥的翅膀橫行。整部東方的《天方夜譚》她隻用了一刻鐘便聽完了。

  新世紀的缪斯還是一個孩子。然而,她已經跳出了搖籃,她心懷大志,但卻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。

  她還在自己保姆的屋中玩耍,這屋子中滿是洛可可式的珍寶。裡面有希臘的悲劇,羅馬的诙諧劇,都用大理石雕表現出來;壁上挂着各國的民間詩歌,全像脫水的植物,隻要吻它們一下,它們便會膨脹,新鮮芳香。她的四周回響着貝多芬、格魯克、莫紮特和所有其他大師的樂音的思想和永恒的和聲。書架上擺着許多在他們各自的時代就已不朽的著作,而且還有地方可以容下更多更多的其他名著。這些作者的名字我們曾通過不朽的電報線聽到,但電報已通報了他們的逝世。

  她讀過的東西多得驚人,太多太多了。你要知道,她出生在我們的時代,多得怕人的東西該再被忘卻,缪斯是懂得忘卻的。